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试管助孕>>人工助孕

媒体曝光地下自助捐精黑幕捐精者提供青岛试管婴儿直接妊娠

2021-03-15 14:12:59 投稿人 : 围观 : 27 次

    媒体曝光地下自助捐精黑幕捐精者提供青岛试管婴儿直接妊娠

媒体揭秘地下自助捐精。捐精者提供了直接妊娠。青岛试管婴儿捐献精子或由“负责人”组织,或提供“直接捐献”,或暗示试管婴儿等非法活动

自助捐精只是提炼者和捐精者的私人行为。这种生殖相关的行为本来应该在医院进行的,但这几年已经转入地下了。经过近半个月的调查,青岛试管婴儿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地下捐精”良莠不齐,有的主动提出与女方发生性关系捐献精子,有的主动提出有偿,有网络平台供双方联系。每个捐精者都有不同的目的,包括试管婴儿、买卖精子、卵子等非法活动。

“我身高1.77米,体重71公斤。我理工科毕业,有孩子。我成功怀了三个人。”这条信息是长江商报记者从网上看到的。通过对方留下的社交软件账号,长江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这个人,代号A男。

交谈中,一个男人介绍了自己成功受孕三人的经历。他说通过自助捐精,一个孩子顺利出生,而且是成功的。女儿三岁多,健康活泼,不告诉家人就在“地下捐精”。一个男的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和普通人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2010年,他意外得知有自助捐精这种事情,开始发帖信息。没想到马上有很多人联系他。

有个男的说他是本着助人为乐的想法,不强调报酬。自助捐精是如何进行的?他解释说,首先,磨浆机和他的妻子会来上海,他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和他见面。他们可以通过手机联系,在同一家酒店开两个房间。取精后,A叫提炼者取回房间里的精子,这样他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需要磨浆机自己操作,就是推注射器让女方受孕。

“一般女人都要计算排卵期,所以成功率比较高。我刚捐的那位女士怀孕过一次。”一名男性称,双方同意成功怀孕后不再联系。

说到报酬,男人不在乎。他说这是随机的。如果他愿意,他会给一点营养费。如果他不想,没关系。不担心自助捐精可能带来的后顾之忧吗?面对这个问题,他说成功让不同的女人怀孕说明她们有能力,多留一个血也不是坏事。但是有了自己的女儿,只能有五个人怀孕,而且对方必须告知地点、性别等信息,防止以后有近亲结婚的风险。

有个男的发了照片,说晚上联系不方便,白天上班需要联系。经过两天的接触,他主动向记者询问最后的决定。

b,1990年出生,武汉人。他还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信息。b男比较直接,说他捐精的目的是赚钱。大学毕业,工作收入不高。我还没买房,也没有结婚对象。那么,B男捐一次精子收多少钱?他说至少2000元,一般2000到5000元,还有更多。青岛试管婴儿

b男说,有一次,一个香港来的野心家慷慨地给了他一万块钱,但前提是对方能成功受孕,这是他唯一的成功经历。在过去的三年里,他已经做了五次捐赠。《长江商报》记者问捐精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b男说:“直接成功率更高。”但是,他补充说,间接是可以的,但是每次都要给他报酬,不然他不能怀孕就要赔钱。

“我还那么年轻,还没有结婚,连孩子都没有开始捐精。你对未来没有打算吗?”面对这样的问题,B男不屑的说,对于男人来说,生孩子只是捐精,并不难,将来结婚想要孩子也很容易。他说如果真的需要精子,他可以支付全面体检的费用,再加上一些损失的时间。

现在精子库补贴也是5000,为什么不捐给精子库呢?b男说他也查询了精子库,有同学问他大学的时候,但是手续太复杂,不知道自己的精子去哪了,还是自由方便的捐精比较好。

在接触记者的第二天和第三天,B男开始主动提问:“你在吗?你想过没有?直接还是间接?你在武汉哪里?”每天B男都要这么催。他还要求记者在决定是否捐精前提供年龄、身材、照片等信息。当被问及这些信息的目的时,B很自然地说:“如果是直接的,我不能亏待自己。如果是间接的,我也不能亏待我未来的女儿或者儿子。”

长江商报记者在网上搜索“捐精”,终于开通了“中国捐精网”网站。这里充斥着各种关于精致和捐精的信息。但网站上的一则声明从侧面反映了“地下捐精”的混乱:“因为自助捐精存在很多骗子行为,为了防止大家被骗,从2014年开始,本网站开通了诚信认证服务,诚信认证会员全部通过我站严格的数据认证。请精子和精子捐献者放心接触。如果未经认证的会员被欺骗,我们无法与您合作维护您的权利。谢谢合作。”这个认证需要交20元。

虽然这个网站一再强调只是一个公益平台,而不是为犯罪分子提供非法机会的网站,但仍有网友发帖称自己遇到了骗子、被对方敲诈勒索或者仅仅是为了发生性关系。记者还通过网站找到了一位“专业捐精者”。

“专业捐精者”c,天津人。据他说,他今年28岁,已经捐献精子3年了。他每个月捐献一次或多次精子。c男开门见山,先说价格:“如果成功怀孕从5000元开始,每次要花2000元,三次以上。”他不想多说自己的情况,只说自己身高1米76,浓眉大眼。他说因为太忙,不能接受外地捐精,需要精修的都去了天津,然后去的时候他通知了时间地点。

面对《长江商报》记者提出的高成本问题,C男表示,他已经了解了很多医院的情况。没有几万块是不可能成功怀孕的。“与其让医院赚这些钱,你还不如找我。快。”事实上,他说,并不是所有的钱都落入了自己的口袋。记者再三要求明确说明情况后,他直言不讳:通常是有组织的,但他觉得“龙头”太多,有点不划算,所以有

时自己也找些活儿。

  原来,他加入了一个捐精互助组,“头儿”是一个40岁的男性,首先这个人与一些民营医院有联系,通常都是他组织大家去医院捐精,有的时候在医院里面,有时候在医院附近的宾馆,一般都是捐完精后离开。至于精子去了哪里、给什么人用了、是否成功,自己都不知道,每次给3000元到4000元,他们明白至少1000元给了“头儿”,自己结算到的已经是“抽头”以后的现金了。另外,“头儿”也介绍一些私活儿,就是找到需要求精的个体夫妻,一般都是与人联系好后直接通知他们去捐精,但是一般对方付钱后同样每人至少给“头儿”1000元。

  在“中国捐精网”网站上,长江商报记者看到,他们号称“中国民间最大的自助捐精网”,网站明示会员已达1.5万余人,聊天群捐精交流的成员已经超过2万人,还专门开辟了“求精专区”、“捐精专区”和“试管婴儿专区”,经常更新求精者信息,也允许求精者、捐精者、试管婴儿者自行到论坛发帖。该网站已经建立了22个捐精聊天群,还有海外捐精群,网站称每日进群的人以百人递增。

  C男也告诉记者,如果需要试管婴儿也可以由他牵线,青岛试管婴儿“手里还是有一些资源的,很多求精的也是高龄了,所以试管婴儿的需求其实也很多。”在“中国捐精网”上,也有女性发布试管婴儿信息。记者与其联系后得知,试管婴儿和“地下捐精”有些是绑在一起的,还有有偿试管婴儿,但是如果需要试管婴儿是必须到医院去手术,“这跟捐精受孕不一样,没那么简单,所以要去医院,因此试管婴儿要贵很多。”该女子表示,有很多不孕不育的人不仅是男方精子问题,女方也都年龄很大了,所以有的人要购买全套服务。她称自己已经成功试管婴儿了一次,由于报酬相当可观,所以还想继续试管婴儿,个人收费至少是15万元。

  网站上还将试管婴儿妈妈分为A、B、C、D、E5个等级,纯试管婴儿费用从10万到15万元不等,依据试管婴儿妈妈的学历及自身条件划分,但还需缴纳中介费12000元,交通费2000元和联系人员每天200元的奖金等费用。

  进行人工授精能一次成功的比例大约只有15%,通常要进行3次左右才会成功。民间捐精更像一揽子交易,在地下交易中,卖家往往会以合约的方式承诺,为保证成功率,会一直“配合”到买方怀孕。而且他们都恪守着一个不成文的游戏规则,若买方无法受孕,则只收取一半的定金。

  捐精本来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但近来这种本应严格按照伦理与医学规则操作的活动,却演变为地下行为。东方IC图

  长江商报消息子嗣合法性、疾病传播、社会伦理、道德风险……

  每个“地下自助捐精”者都称自己仪表堂堂、身体健康,不存在传染病或生殖疾病,也表示愿意配合各项检查,然而他们又称为了保护隐私,拒不提供自己的具体信息,包括社交软件账号和电话也都是临时所用,且要求求精者成功后永不联系。

  那么,既然存在如此多的隐患和风险,“求精者”为何要冒这些险呢?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男方不育,选择供精人工授精(指非配偶间人工授精)是唯一能怀孕的办法,但目前全国仅19家人类精子库能从合法途径提供精子,由于捐精志愿者匮乏,绝大多数精子库库存严重告急。为了尽快生养孩子,一些夫妻开始在网上寻找“地下自助捐精者”,但其中暗藏着健康、心理、伦理等多种隐患。

  “捐精40毫升,国家补贴5000元!”进入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的微信公众号,这条招募信息就会弹出来,在精子库的官方微博上,同时还打出了“急招临时工200日结”的招聘广告,“交通补贴、不用打卡,不限学历,月薪4000元—5000元,找工作就是这么简单”的条件吸引不少人询问。

  这家官博发布的消息称:“湖北省唯一一家精子库现在已严重告急,招募志愿者,要求年龄22岁—45岁之间,长期在武汉的男性。”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为了招募捐精志愿者,招募广告不仅曾打入人才市场,还有部分工作人员进入社区张贴广告,至今捐精的主力军仍然是大学生。

  长江商报记者在部分大学生中调查发现,虽然报酬还比较有吸引力,但因心理、身体、负面新闻等各种原因,多数人不太愿意捐精。

  而全国其他地区的精子库也面临同样问题。今年37岁的阮女士因丈夫患弱精症,不得不选择供精人工授精的办法怀孕,“这个年龄了,再不生孩子只有离婚这一条路了。”阮女士无奈地说,但他们去了多地精子库咨询被告知,由于库存告急,需要等待一年以上,如果加上检查、手术、失败可能性等因素,孩子要出生只怕最快也是两年多以后的事了,“这种日子度日如年,我们得想想其他办法。”

  正规途径捐精不仅难招募志愿者,而且过程也较严格。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工作人员介绍,为了确保精子质量,捐精者不仅需要严格筛选,且捐精流程也较为复杂。如果符合“22岁—45岁、身体健康”的条件,预约见面后,捐精者要签署知情同意书,还需登记相关信息,包括身份信息和录入指纹。随后进行精液质量检查,如果此次检查符合要求则开始其他检查,不符合要求直接淘汰。精液合格的志愿者还必须进行艾滋病、染色体等18项检查,如果这些检查不合格也会被淘汰。

  有不少捐精志愿者反映,过五关斩六将以为就能捐了,其实不然,所有检查都合格的志愿者将进入正式捐献程序,捐精要求达到8至15次或库存达到一定量,6个月后再进行复查,复查结束后整个捐精过程结束。

  如果求助于精子库,也必须有严格的程序。据介绍,人工授精分为配偶间人工授精、非配偶间人工授精两种,供精人工授精,是指非配偶间人工授精。夫妇双方想要进行供精人工授精,首先双方先要携带户口本、结婚证等资料,到医院接受相关检查。男方在经过检查后,要证实不能或不宜生育,且符合供精人工授精适应症。同时,女方也必须经过全面检查,确认身体健康、生育正常、输卵管通畅,并排除可能影响未来妊娠的各种因素,满足了这两个因素,才有可能进行供精人工授精手术,而手术并非一次成功,多半需要做3次左右才能成功。

  今年36岁的王女士,夫妻俩结婚时并没有马上要孩子,等到30岁时想要孩子了却一直要不上,经过各种检查发现,问题出在丈夫身上,由于丈夫患了弱精症,能生育的机会极小。自从知道真相后,王女士就开始愁眉不展,丈夫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夫妻俩经常吵架,已经走到离婚的边缘。

  一年半前,夫妻俩听说可以自己找“地下捐精”者进行自助捐精,就开始上网寻找,最终他们选择了一个在北京的33岁的男性。王女士夫妇选择了跟这位男士见面,通过多渠道了解到该男士的情况后,他们采取间接方式获得了该男子的精子,并且最后通过熟人找到医院进行了人工授精,幸运的是,仅一次王女士就成功怀孕。

  怀孕后,王女士只告知对方自己已经成功怀孕并表示感谢后便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而令她更放心的是,这名男士没有找他们要一分钱,最后王女士给了1000元作为交通和营养补贴,怀孕后王女士正常进行产检,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

  本以为有了孩子幸福的家庭生活就要开始了,由于夫妻双方父母都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老人们都还比较开心,只是丈夫却并没有感到开心,对于初生的女儿,丈夫毫无亲切感,从来不主动照顾和抱孩子。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总是说单位事情很多,回到家也就是埋头打游戏。王女士明白丈夫的心思,却也难以忍受这样的冷暴力,与丈夫深谈了一次。

  从丈夫那里得到真实的想法是,由于见过捐精的男士,又经历了这一切,实在挥不去捐精男士的那张脸,看到女儿就觉得看到了那位男士,女儿没有一星半点像他自己,确实不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只是女儿法律上的父亲。丈夫也非常担心以后出事,血型不符、将来捐精男士争夺女儿这些问题,越想越觉得这个决定是错的,但是孩子生出来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内心感到十分痛苦。

  王女士想到带丈夫去看心理医生,但事情本身就连她自己都难以启齿,她也陷入了无尽的忧郁之中。

  男子将精子取出放入一次性杯内,由求精者用注射器抽取,再自行通过女方阴道完成授精。

  听到这一怀孕方法,长江商报记者采访的妇产科、生殖科专家,他们都表示不可思议。武汉市普仁医院性学博士聂欢表示,虽然这种方法有成功的可能性,但有很多健康隐患,首先拿容器来说,注射器和一次性杯子如果被细菌污染了就可能导致宫腔感染,如果对方还有一些传染病比如梅毒、艾滋病,通过女性生殖道时100%会被感染。

  他介绍,正规的人工授精对精子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有一个洗精的过程,这是为了确保杀灭传染病原,显然这是自助捐精做不到的。如果捐献精子的人有染色体或者遗传疾病,对于受捐者来说都是无妄之灾,而一般基因检测和染色体检测都很昂贵,自助捐精的夫妻很少要求对方做这些检查。

  而从伦理学角度讲,精子库里一个人的精子最多供5人使用,经科学测算,能有效预防将来发生伦理问题,而“地下自助捐精”的人有些人捐出的精子不知有多少人受孕,未来如果有伦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涉及的家庭也将痛苦不堪。

  武汉金卫律师事务所李海夫律师表示,我国明令禁止试管婴儿、买卖精子、卵子的行为,严重情形下,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将精液作为商品出售首先违反社会公序良俗,而且这种行为不应受法律保护。患者不经过正规医院进行试管婴儿手术,而是采用私下取精,这种行为风险很大,首先是存在孩子不健康的风险,精液不经过医院检测,无法排除质量问题,如提供精子的男方有遗传病或其他不适合生育的疾病,即使女方怀孕生子,孩子可能不健康,会加重父母的经济负担。青岛试管婴儿孩子父母在法律上无法追究提供精液男方的责任。

  其次是争夺子女的法律风险,如果私下买受男方精子而怀孕生子,双方且相识或有联系,男方最后认为是非婚生子女,还可能存在争夺子女抚养权的法律纠纷。

  如果双方签署了类似“自助捐精协议书”,是否就能避免法律问题?李海夫表示,即使双方签了协议,但捐精者私下无偿捐献的行为仍系无效民事行为,不受法律保护,由此带来的风险及责任需自行承担。

  原籍为中国公民,年龄22-45周岁,身体健康。

  登记相关信息(姓名、年龄、联系地址、联系方式、身份证及录入指纹。)

  (捐精者有权随时停止捐精,但同样要求6个月后的复查。)

标签: 青岛试管婴儿
相关文章